历史咨询

蔚来换电收费调整,为消费者雪中送炭,还是为自己雪上

发布日期:2020-07-09 04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2020年来,汽车行业中喜忧参半,洗牌的加速导致了如赛麟、博郡、拜腾等造车新势力濒临破产。另外有点实力的蔚来、理想、小鹏和威马等品牌上牌数开始上扬。按照如今的势头,名列前茅的这些品牌就是以后瓜分蛋糕的“人”了。

蔚来在目前看来是造车新势力的领军人物,但蔚来与众不同的方向也让不少人为其担忧,甚至有人称其为“无底洞”。这一切,都是因为蔚来换电模式的高昂成本。

换电收费调整

7月7日,蔚来官方发布针对非首任车主及运营车辆的全新换电收费模式,以及收费标准。换电费用构成为换电度数*(电费+服务费),最新换电收费模式自2020年7月10日起开始执行。

此标准针对的收费对象为,所有蔚来非首任车主,及所有运营车辆。换电费用构成为换电度数*(电费+服务费)。其中,换电度数为换电前后两块电池的电度数之差;电费为换电站所在地的电价成本;服务费定价会略高于换电站周边运营性快充桩收费水平。各地电价及运营成本区别较大,具体费用可在NIO App查看。

网上有人计算过,以武汉光谷金融港换电站为例,以换电45度为例,换电费用为45度*(电费1.35元/度+服务费0.39元/度)=78.30元。

按照调整前180元/次的换电费用,大部分的换电费用是下调了的,难道蔚来这一次是奔着降低非首任车主及运营车辆的费用而来?事实上,会买二手纯电动车型的消费者极少,而价格较高的蔚来也不太适宜作为运营车辆。

无论如何,对于蔚来的利润还是有所影响的,加上之前公布的ES8与ES6首任车主可享终身免费换电,蔚来的获利空间大大缩少。之前蔚来曾表示免费换电是经过业务部门、财务部门等联合反复精算的结果,目前实际运营数据统计,平均每天会有1000个用户自驾免费换电,一次换电充电量大约为50度,单车单次成本大概在50元人民币,免费换电每天增加大约5万元人民币的运营成本。为了推广换电模式蔚来拼了,不惜以价换量。

蔚来销量等于亏钱

初到7月,蔚来便已早早公布了其6月份销量,据数据显示该月共交付新车3,740辆,包括2,476辆ES6、1,264辆ES8,再创历史新高。整个Q2季度累计销量达到10,331辆,首次实现单季度交付破万,超越了此前财报中二季度9,500-10,000辆的交付数指引。

同时,截止6月整体品牌已累计交付新车14,169辆,连续四个月实现环比增长,6月销量同比增长179% 。其中,蔚来ES8上月交付1,264辆,自2018年6月启动交付至今,已累计交付22,938辆。蔚来ES6上月交付2,476辆,自2019年6月启动交付至今,已累计交付23,144辆。

销量的上涨对于蔚来而言,是喜也是忧。销量上涨本是所有品牌的期望,但蔚来销量的上涨,也意味着亏得越多。据此前蔚来公布的财务业绩数据显示,其2018年和2019年毛利率分别为-5.2%和-15.3%,车辆毛利率分别为-1.6%和-9.9%。在2019年比2018年多卖了9000来台车的情况下,蔚来还多亏了13亿。

刚刚过去的Q1季度,其毛利率为-12.2%,车辆销售毛利率则为-7.4%,对于李斌曾经保证的Q2季度毛利率转正,年底变为正两位数左右,这个实现难度很大。

此外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蔚来的总资产为145.82亿元,总负债为194.04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到133%,已经陷入资不抵债。而截至2019年年底,蔚来账上的现金流只有10亿元。在2020年2、3月蔚来连发三笔可转债,共计4.35亿美元资金到账,可谓债台高筑。

总结:蔚来的内忧也不仅有盈利方式与资金压力,EC6即将到来产量如何跟上销量也成为了一大问题。除了内忧,蔚来的外患也需要注意。比亚迪、特斯拉与极星品牌等即将推出的车型,在实力上不容小觑,蔚来需要面对的挑战不少。